臨沂:全民直播時代來臨,網紅經濟還能走多遠?

臨房網 2019-07-04 10:12
440


網紅直播女主播正在華豐國際服裝城直播

  臨房網訊:5分鐘售罄15000支口紅,2018年雙十一那天,帶貨網紅李佳琦在淘寶直播中賣掉了32萬件商品,創造了6700萬元銷售額,擊敗了直播賣口紅的馬云。

  全民直播時代來臨,不僅催生了許多眾星捧月的網紅人物,也衍生出了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網紅經濟。這種極具特色的經濟熱潮也逐漸成為中國互聯網的一大不可或缺的標簽,催生了千億流量市場。網紅經濟是曇花一現,還是“錢景”無限?網紅經濟還能走多遠呢?

  全民直播時代來臨,市民、商家齊參與

  3日上午10點左右,在市區金壇路與商城路交會處附近一蔬菜水果店,老板張大哥熟練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耳機和手機,打開一款知名直播APP,選擇已經關注的“葉兒”女主播。

  “她每天10點開始直播,教大家打架子鼓,也根據粉絲的要求演奏曲目,有時候也唱歌。”張大哥邊說邊熟練地點擊了直播頁面中的禮物,送出了“鮮花”和“666”。

  “1塊錢10個快幣,我送的這些都還不到1塊錢。其實就是圖個樂,總共打賞也沒超過500塊。”張大哥說,他去年8月份開始看直播,目前,總共關注了十來個主播,內容多是唱歌、跳舞或者吃播。

  “以前可能只是跟顧客說話,現在可以通過直播認識天南海北的人,我還跟著一個吃播學了兩道菜呢!我感覺直播很好玩,現在一天不看直播就覺得缺點啥。”張大哥說。

  全民直播時代來臨,不止市民參與其中,無數商家也紛紛加入“直播”。1990年出生的真真是華豐國際服裝城內一女裝店的老板,去年7月份,她無意中看到別的地方有網紅在直播平臺賣衣服,效果還不錯,便在快手平臺注冊了直播賬號,走上了直播的道路。

  “因為有實體店,我只在每天下午開一次直播,時間為3個小時,真沒想到效果能有這么好!”真真說,在沒有開通直播之前,她的服裝店每天零售量通常只有30-40件。直播3個月后,她的粉絲量達到了5.7萬,每天的交易量達到1000多單。在她的帶動下,華豐國際服裝城5區儼然成了“直播一條街”,幾乎每家服裝店都開起了直播。

  隨著網紅經濟的發展,通過網紅推銷自身品牌或產品的方式日趨受到各大廣告主的青睞。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開始與廣告主簽約的網紅人數占比達到57.53%,廣告收入也成為網紅收入的重要渠道。

  調查:市民有褒有貶,6成認為“網紅玩著就把錢賺了”

  3日,記者瀏覽各大直播平臺發現,主播的種類主要有游戲主播、娛樂主播、吃播、購物主播等多個大類。記者隨機咨詢了30位18歲到50歲之間的市民,6成認為網紅直播是新生事物,值得鼓勵,也是未來就業的一個方向,工作看起來很輕松,玩著就把錢賺了。不過,也有3成市民認為,網紅直播門檻低,部分主播為了博眼球吸引人氣,做出一些低俗的行為,應該進行規范。

  “我的一個男同事,去年開始在火山APP直播彈古箏,一周直播2-3次,每次兩三個小時,一個月能賺兩三萬呢。”市民程先生說,“我感覺他很輕松,玩著就把錢賺了,今年還買了輛十多萬的車,我也想開直播,不過還沒想好直播什么內容。”

  市民賈女士表示,她身邊很多朋友都看直播,她認為主播有時候能夠激勵人努力向前。“我關注的一個主播天天直播做瑜伽,我現在也跟著自學起了瑜伽。”

  家住蘭山區的孫愛紅告訴記者,她曾在蘭田步行街遇到過不少網紅在搞直播。“當時就看到一個男生舉著個手機,應直播平臺上粉絲的要求,和街邊的路人搭訕。搭訕成功的話,粉絲就會送各種禮物,這些禮物都可以變現。不經別人同意就直播,我覺得這樣有點侵犯別人隱私權。”

  同樣,家住蘭山區的劉艷艷在市區通達路與平安路也曾遇到過兩個打扮成趙本山模樣的男子在街邊直播,還故意做一些搞怪的動作。“有瀏覽量才有人氣,有人氣才能出名。他們這種行為能理解,但是覺得有點低俗,故意扮丑。”

  “雖然網紅經濟已經成為一種新的經濟現象,但如果只是為了個人利益,做過多無聊、無意義甚至違背良心的事,遲早會受到社會大眾的譴責。”市民張先生說。“看到網紅經濟的發展前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追逐‘網紅夢’,有的甚至照著‘網紅臉’去整容。”張先生認為,雖然網紅一定意義上是靠臉吃飯,但“臉”并不純粹指長相,而是由內而外,是一種修養、品質的象征。

  專家:網紅要傳播有價值的內容

  網紅在當下已成為一種正式職業,如何看待“網紅經濟”?臨沂大學商學院教授朱建成表示,網紅不僅意味著商業領域的新思路,更是一種文化現象。“網紅經濟”是隨著娛樂業發展而出現的新的商業模式。前期,這個行業的門檻比較低。后期,由于監管的規范和受眾審美的提高,職業門檻會越來越高。網紅經濟的生命力想要長遠,必須要以創新為源泉。

  “網紅不應該僅僅是娛樂化、明星化、搏眼球的,更應該是知識傳播、價值傳播、正能量傳播的公眾人物。”朱建成認為,現在“網紅”跟“明星”幾乎沒有差別,網紅公司的大量出現是娛樂化和互聯網時代的一種趨勢,只要在正常監管范圍內運行就可以了。

  朱建成指出,包裝和美化是催生“網紅經濟”的必要手段,擁有巨大銷售量的網紅店鋪依靠外形靚麗的模特以及社交平臺上的粉絲來帶動消費,但也易出現脫離實際的宣傳,引發行業亂象。他認為,網紅團隊背后都有商家贊助,雙方互利互惠。不過,網紅幫助商家營銷宣傳,借此積累人氣、獲得提成,卻鮮少考慮贊助商資質、商品性價比等宏觀性、長期性問題。網紅經濟需要貼合實際,也需要與其他市場主體一樣接受監管、符合規范。

  這幾年網紅創業者們雖然賺得盆滿缽滿,但無論是網紅還是網紅店,負面消息也一直沒有停過。與此同時,行業監管力度不斷加強,也讓網紅經濟顯得有些頹勢。網紅經濟是曇花一現,還是“錢景”無限?網紅經濟還能走多遠呢?

  朱建成表示,內容同質化已經成了所有圈子的怪病,而在網紅圈,這樣的癥結尤為突出。Papi醬紅了之后,一大批變速+搞怪視頻如海浪之勢襲向了各大平臺,現在打開抖音,十個有八個都是一樣的內容。而線下的網紅奶茶店、網紅書店更不用說了,但千篇一律的東西,剛開始的確會圖新鮮,時間一久便讓人不由得生出厭倦感。

  網紅經濟如果沒有持續性內容的輸出,被淡忘是遲早的事情,所以,網紅經濟對于輸出文化的內容方面要保持創新活力,即網紅經濟要保持活力,必須要以創新為源泉。


    編輯者:yangjianqiu

    分享到:

    冒险岛APP下载